《中国文物报》 2000年09月24日 星期日 第一版

蓟县出土国内首见道教方术木牍文书 清理十余口战国、两汉古井出土各类遗物500件

发布时间:2016-10-22 作者:梅鹏云 盛立双 姜佰国 赵程久

本报讯 今年6月,天津蓟县刘家顶乡大安宅村村民在村北养鱼池内取土时发现了数口古井,并挖出了一些井内遗物,如罐、井钩等,其中最重要的是挖出了一方汉代木牍,经中国文物研究所鉴定,这是目前国内考古发现的第一件得到证实的早期道教方术文书。天津市历史博物馆考古部对已暴露的古井进行抢救性发掘,共清理战国时期的水井7眼,汉代水井11眼、窖穴2座、车辙2组、灰坑2个,明代水井1眼。

战国时期的水井均为土坑竖穴,有圆形喇叭状和圆角长方形两种,井壁规整。井深距原地表有4-5米,井内填土较为纯净,出有旋断绳纹灰陶罐及灰陶豆、战国红陶釜等遗物。

汉代水井主要是砖木混合结构,少量为圆形砖结构。砖木混合结构水井的上方为圆形砖结构,一般采用侧立弧形砖围砌或小弧形绳纹砖平砌。从部分井内遗物分析,有的在砖井圈之上接砌圆形陶井圈,陶井圈之上再接砌圆形盘口井沿;下方为方形木结构,大多采用搭口法进行搭砌,木结构底层有的也采用榫口法。个别井的木结构采用榫口法。木井圈一般长在1-1.4米左右,有圆木、半圆木和板材三种。部分水井在方木结构之下还有方形小土坑。井圈外侧填以五花土,并加以夯实。砖井圈有的全采用弧形绳纹小砖平砌,有的用长方形绳纹(或席纹)砖和楔形绳纹砖采取二顺一丁的方式进行砌筑。两种形制的水井的井身均底大口小,由下向上逐渐内收。井深距原地表一般5一7米。车辙位于6号井西边,由东北向西南,两组相交,每组车辙外侧最大宽度均为135厘米。2号窖穴为方形木结构,底部放置红陶釜、灰陶甑、灰陶盆等一组器物。4号窖穴为圆形土坑,原先为水井,后改作窖穴使用,分别放有狗头、藤筐、陶罐、葫芦、木耙等器物。

此次发掘出土遗物近500件,有石、陶、铜、铁、骨、角、木、藤、草、竹及果核、葫芦和大量的砖瓦残片等。另有大量木质井圈出土。特别是在6号井内还发现一具人骨架,上半身骨架顺序完好,下半身骨架被置于上半身骨架的右侧,且骨架顺序已乱,推测应为非正常死亡。井内出有大量砖瓦残块,砖多为绳纹砖,少量为素面。瓦分板瓦和筒瓦两种。筒瓦内侧多饰布纹,外侧或素面、或绳纹。板瓦外侧多为绳纹,里侧多饰菱格纹和方格纹,部分瓦头被捏成花边波纹状。

明代水井为土坑,坑壁用木楔将莆苇钉在壁上,形成井圈。井内出有铜烟袋锅及明代青砖。

此次发掘的战国、汉、明代水井的形制结构均较为特殊,具有明显的地方特征,出土的遗物较为丰富,涉及到了生产、生活、手工艺、畜牧业、水利技术、环境等诸多方面,对研究天津地区战国-汉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和历史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另悉,此次考古最重要的发现——墨书文字木牍,因出土时已经残断成数块,经中国文物研究所技术室脱水处理后,拼复缀合成一方基本完整的木牍。中国著名简牍专家通过红外线仪器,初步释读出六行漫漶的字迹,推断内容是汉魏时期道家方术文书。过去考古发现的古代道教文字遗物多为符箓,蓟县木牍记载的道教方术文书为国内首次发现。文字之多、内容之重要,更是迄今罕见,为研究我国早期道教的起源具有重要意义。

009o010301.JPG

信息来源:本报讯
没有了

往期刊物

0    320    0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文博在线立场。

还可以输入
还没有人评论

Copyright © 2016 Wenbozaixia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02194号-1

0.536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