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 1998年08月26日 星期三 第二版

备忘与思考

发布时间:1998-08-26 作者:王莉 王征

八月,《打击文物走私成果展览》轰动京城,给炎热的夏季增添几分热度。3000件被走私到英国的文物,历时数年,终于回归祖国,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宽敞明亮的展厅,向人们展示其所承载的历史信息,以及此外其所不该承载的岁月风尘。

文物专家评说:这是一个大的文物汇集

这批文物的情况怎样,价值如何呢?

记者采访主持这批文物鉴定的史树青先生时,他说,陶渊明有诗曰:“连林人不见,独树众乃奇。”这批文物数量之大,似乎淹没了人们对其个体价值的关注。事实上,它们不仅数量惊人,而且具有重要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其中不乏珍稀的国宝精品。仅从初步鉴定结果看,其数量之大、类别之全、时代之久、地域之广,足以骄人,是一个大的文物汇集。这3000件文物,囊括了地上、地下文物的大部分类别,包括生活用具、生产工具、随葬冥器、青铜礼器、兵器、货币、建筑构件等。有千余件彩陶器、300余件石器、358件金属器、455件釉陶器、1028件瓷器及漆木器、竹简、骨角器、丝织品、纸品等。

这批文物时代跨度很大,上迄新石器时代,下至明清时期。其中有中生代、新生代的恐龙蛋化石、鸵鸟蛋化石及鱼化石等;新石器时代的彩陶;二里头文化的石器、青铜器;商周时期的生产工具、礼器、玉器;战国的石刻;秦汉的陶器、工具;南北朝的陶俑;唐代的墓志、唐三彩俑;宋代的长沙窑、耀州窑、磁州窑、建窑瓷器;元代的枢府瓷;金代的建筑雕砖;明代的大型道教造像、大型铁佛、铁香炉;清代的瓷器、建筑构件、龙纹绣服等。

这批文物覆盖地域广泛,涉及甘肃、青海、山西、山东、河南、陕西、江西、湖南、湖北、浙江、福建、广东等地,令人因其蕴含的文物信息而欣喜之余,又深感痛心,说明文物犯罪的黑手已无孔不入,渗透至大江南北、草原内外的各个角落。如一批新石器石斧与浙江出土物相同,可能盗自浙江;甘青地区的彩陶被成批盗卖;山西珍贵的历代建筑雕砖、唐代墓志数量众多;而宋代的建窑瓷则盗自窑址,几百件未加拣选的兔毫盏被尽数倒卖……

通过初步整理,已发现一些珍品。马家窑类型的眉目形旋纹彩陶壶弥足珍贵;一件二里头文化的铜盉反映了早期青铜器的特点;一件石耕耘器与山西临汾出土物十分接近,初步定为夏代;一件彩绘虎座凤鸟鼓架,形制、纹饰与湖北望山战国墓出土物相同;一批彩绘陶塑男裸俑则与汉代阳陵出土物风格一致,反映出汉代雕塑成就;唐代河东望族裴氏的裴泾墓志、其妻郑娩墓志、裴怦墓志及许澄墓志、李端墓志,对研究中古家族制度等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有宋绍兴十一年款的影青刻字谷仓,与有明永乐年款的青釉墓志瓶一样,可作为瓷器鉴定的标准器;估计出自山西的明北极大帝石雕像,代表了明代雕像的艺术成就……

深入细致的鉴定与研究尚未来得及展开。可以想见,在不久的将来,其重要的科学与艺术价值将会更灿烂地显现出来。在人群熙攘的展厅里,白发苍苍的史先生如数家珍地一一介绍展品,兴致盎然,乐而忘倦,周围很快聚拢起大批观众,人们为珍贵文物回归祖国而兴奋不已。

这批华夏珍宝是经过怎样的磨难,才走上艰难坎坷的回乡之路的呢?请看国家文物局参与并主持调查和交涉工作的主要负责人的叙述吧。

第一战役:英国警方查扣数量惊人的走私中国文物

一场追索走私境外的中国文物的正义之战,在3年多前已悄然拉开帷幕。

1995年2月20日,我驻英使馆向外交部和国家文物局发回电报,通报英警方在中国、埃及、香港警方配合下,经过9个月艰苦努力,破获一个非法盗运文物的国际性走私犯罪集团,查缴大批走私出境的中国文物。

这批文物是英警方根据举报在英国两个港口截获的,计7卡车约6000件。此案的犯罪嫌疑人共4人,为首的是英籍香港人丹尼·马,其主要合伙人是英国警察鲍克斯,涉嫌转手倒卖文物的还有英国人教师卡特和英国古董商万斯特。

有关人士宣称,由于西方对中国文物需求量很大,同时英国等国家法律对文物进口并无什么限制,致使犯罪集团走私中国文物的活动十分猖獗。伦敦已成为走私贩运文物的交易中心。

英警方将截获文物寄存在克里斯蒂拍卖行库房,竹简、漆器等易损文物则寄存在大英博物馆库房特殊保护,犯罪嫌疑人按英国法律程序得到保释。根据英国法律,警方若拿不出所扣文物是从中国境内走私的证据,就无法将犯罪嫌疑人定罪,而且还要归还所扣文物。英警方希望中国文物专家速对被扣文物进行鉴定。

中国方面对此高度重视。4月25至28日,国家文物局派李季等文物专家赴英国对被扣文物进行了初步鉴定,确认绝大多数属中国文物,少部分为仿制文物、旧工艺品和外国文物。在鉴定中发现被盗墓志的下葬地名、走私犯所使用的包装纸为旧《羊城晚报》及内地生产的卫生纸、部分出土陶器带有墓中老土等,这些都直接或间接地证明了这批文物是近期从中国大陆被盗掘出境的。

国家文物局迅速致函英国内务部,表明了这批文物的中国所有权主张和要求将文物归还中国的立场,并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着手文物追索工作。

由于有英国警察涉嫌此案,查扣文物的英国警方准备将此案按刑事案件处理。英警方向中国驻英使馆文化处转交了本案的主要嫌疑人在中国内地盗墓现场的照片及其于1991年至1995年间往返于英、港和中国内地之间的旅行记录和所支付买卖文物的现金转账记录等证据。

1995年7月至8月,英警方在中方的积极配合下,来到我国北京、河南、山西、湖南、湖北等省市取证,实地考察了各处被盗墓地、石刻,还录取了中国文物专家的鉴定陈述和法律专家对中国文物法的陈述。

审理此案的英国地方法院认为,文物走私行为发生在中国,以英国法律规定对发生在其他国家的犯罪进行起诉有限制范围为由,决定不起诉走私嫌疑人。查扣文物的英警方也知难而退,考虑退出此案,并告诉我方如不介入民事诉讼,英警方将把查扣物品退还给嫌疑人。中国文物回归之路坎坷崎岖,充满艰辛。

第二战役:中国政府与国际走私犯的正面较量

由于英警方的退出,文物追索工作进入以我方为主的第二阶段,中国政府为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维护国家尊严,运用法律和外交手段,与国际文物走私犯进行一场正面较量。

中国曾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和罗马外交会议通过的《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根据这些公约,缔约国之司得到对方文物时要无偿返还。而英国未加入这两项公约。根据英国法律,有关文物所有权问题由民事法庭裁决。中方要索还文物,就提供这批文物为中国所有的证据,在法庭上必须一一出示数千件文物的原始档案、出土地点等证据。由于这批文物非一时一地所获,其确切的背景资料很难在短时间内收集齐备。要一一取证,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一段时间内,走私嫌疑人气焰嚣张,从1996年9月到1997年1月,公开致函我驻英使馆,要求中国或者承认不对查扣文物提出所有权主张,或者与其投入民事诉讼,同时还根据英国警察财产法,起诉警方非法查扣其财产。英国法庭也不断应嫌疑人要求,在中方缺席的情况下开庭审理此案。1996年11月,主要嫌疑人鲍克斯之妻,要求法庭判定归还据称属于其个人所有的15件涉案文物,并达到了目的。显然,这是他们火力侦察,试探中方态度。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中方对此进行了针锋相对、毫不妥协的斗争。

1996年9月13日,国家文物局局长张文彬借率团参加伦敦大英博物馆举办的中国文物展开幕式的机会,专程拜会了英国警方有关负责人,了解案情,并郑重地向英警方表示了中国政府的态度。希望双方共同合作,打击文物走私犯罪,尽快解决此案。

张文彬局长回国后,分别向国务院和文化部汇报了与英国警方交涉的情况。国务院领导对此高度重视,指示要“千方百计,追回文物”,旋即由国务院办公厅连续两次召集有关部门负责同志研究对策。并成立“追索英警方查扣走私中国文物工作小组”,全面开展工作。

1996年12月1日,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马自树率领一个专家组赴伦敦,广泛接触各有关方面,寻求刑事诉讼、民事诉讼以及国家豁免权的可能性及有关安排,正式向英方提出国家豁免权的要求,并对英警方查扣的中国文物进行了全面清点和鉴定,确认总数达3494件,为近年来从中国境内出土、属于中国法律禁止出境的文物,是受国家永久保护的文化遗产。

专家组回国后,国家文物局召开追索走私文物工作会议,在国内加紧查实犯罪证据,力争在英国或香港提出刑事诉讼,,同时为在只有通过民事诉讼一条途径索还文物做好准备。国务院领导同志指示,在努力推进刑事诉讼的同时,“证明我所有权问题应作为一项重点,组织足够力量,先易后难,一件一件落实,为最终赢得诉讼创造根本条件。”

我外交部照会英国政府,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致函英国检察长,重申了中国的文物所有权主张,提出对走私犯绳之以法的要求。我公安部门在国内加紧查实犯罪证据。同时,国家文物局聘请大批专家学者,包括英国著名中国文物专家罗森女士,从各个角度论证中国对这批文物所有权主张的根据。

中国政府一贯致力于保护历史文化遗产、打击文物犯罪的正义事业。我国已初步建立了以《宪法》为基础,以《文物保护法》为主体的文物保护的法律法规体系。《文物保护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中国参与制定和签署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也明确承认“充分尊重文化和自然遗产的所在国的主权。”中方一再表明这批文物的中国所有权立场,并正式向英国地方法院送达了中国有关法律根据,这在此案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应走私嫌疑人之请,英法庭要求中国必须在1997年1月17日之前正式进入民事诉讼程序,否则,将把文物判归对方。1997年1月8日,受国家文物局指示,我代理律师也以英法庭蔑视中国国家豁免权为由,要求将案事移交英上诉法院审理,迫使英法庭决定冻结全部文物,直到中方正式参与民事诉讼为止。

迫于我方的强大压力,两名涉案嫌疑人于1997年2月5日表示了谈判和解的意向,英法庭也提出庭外调解的建议。

国家文物局随即向国务院提交报告,提出同意庭外调解并坚持我方对于英国警方查扣的所有中国文物的所有权主张。国务院及文化部负责人均表示同意。

利欲熏心的走私嫌疑犯希望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不断出尔反尔,一直在观望最佳的方式和时机。谈判接触是缓慢而艰难的。我方则一方面积极推动案事取证工作的进展,一方面从容制定具体可行的谈判方案。

走私嫌疑人日益陷入被动,不得不放弃幻想,于1997年11月10日再次致函我代理律师行,提出在1998年1月份进行谈判。

1998年1月22日,谈判如期举行。中方首先表明了中国政府的立场、态度和决心,要求将文物无条件全部归还中国。经过反复较量,两名主要嫌疑人终于承认了失败。24日达成如下协议:对方承认全部文物的中国所有权,只对其中混杂的部分外国文物、新仿工艺品及若干他们在市场上购买但被警方在案发时一并查抄的文物提出要求,共近400件,其余全部文物,共计3000多件(套)交还中方。

1998年2月10日,归还文物协议书及英警方和地方法院认同的法律文件正式签署。至此,这件特大中国文物国际走私案以中方获胜而告终。

返还的3000件文物于3月11日缄封。3月13日,除部分文物空运回国外,其余的由中国远洋运输公司“聪河”号货轮承载驶离伦敦。5月7日,这批漂泊海外的文物终于物归原主,运抵北京。

胜利后的思考:警钟长鸣,任重道远

这次与英国走私团伙进行的斗争,是我运用法律手段、辅以外交交涉,迫使文物走私团伙就范而成功索回如此大批的走私文物,是我国反文物走私斗争前所未有的重大成果。它把打击文物走私犯罪活动的战场推到了国境之外,向国际社会表明了中国政府对保护祖国历史文化遗产、打击文物犯罪、维护民族尊严的坚定立场和坚强决心,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国际范围内疯狂走私中国文物的犯罪团伙的嚣张气焰,也为今后处理类似案件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本案虽然以我胜利而告终,但是我们也遗憾地看到,这批文物大部分已经丧失了确切的出土地点、时间、地层和相互关系等背景资料,使其宝贵的科学与艺术价值大打折扣。

胜利的喜悦,又引起了人们不禁陷入深深的思考。通过此案,我们得到了什么经验和教训?肩负着保护数千年文化遗产的中国文物工作者,将面对着什么样的任务,迎接未来的挑战?

首先,我们更加清醒地意识到,我国的文物犯罪形势何等严峻,打击文物走私的斗争何等艰巨。此案所涉及的3000余件不过是冰山上的一角。自80年代以来,中国各地文物走私、盗掘古墓、盗窃馆藏文物的犯罪活动日益猖獗,文物走私活动日趋集团化、国际化,大量珍贵文物被盗运出境,走私文物充斥港澳古玩市场,日、美、英等国走私犯都派有专人常驻港澳,伺机购运,甚至同国内文物盗掘、盗窃、走私犯罪分子相互勾结,刺激、加剧了中国文物外流活动。

此案涉及的文物,大部分为80年代末、90年代初盗掘走私出境。内蒙古赤峰从1988年到1990年,有1796座古墓被盗;陕西1987至1995年,被盗古墓达4470座;河北1987至1995年,共有4000余座古墓被盗。近年来,文物犯罪活动又集中在盗割田野石刻造像方面,发案率急剧上升。1996年,福建莆田、四川安岳等地有70尊石刻造像被盗割;1997年1至5月,又发生25起石窟寺、田野石刻被盗案。所盗割的石刻品大都偷运境外,为世界许多国家所收购,文物安全形势十分严峻。

一些地方盗掘、盗窃、倒卖和走私文物犯罪活动环环相扣。如山西侯马两大文物犯罪集团,长期疯狂进行盗掘活动,使侯马晋国遗址、夏县禹王城遗址、曲沃县曲村西周至战国遗址等一批古文化遗址惨遭破坏,他们还长期非法收购、倒卖文物,使大批珍贵文物流失。据不完全统计,1991年至1994年,我国海关查获走私文物达4.6万件,1997年我国海关查获的走私文物达1.1万件。近年来美国、法国海关和警方相继查扣多批走私中国文物。据估计,国际上每年因艺术品走私造成的经济损失达40至50亿美元,仅次于毒品和军火走私。这其中,作为文明古国之一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又占据多少份额?

其次,通过此案,我们也清楚地意识到,我国文物保护工作的基础仍十分薄弱。此次英人走私文物团伙的这批文物肯定不是一时一地所获,而我方竟长期未能发现,直到英警方发现走私嫌疑,查扣文物,我方才得知。因此,我们亟需加强文物管理的基础工作,亟需加强各有关部门特别是执法部门之间的密切合作,在防止文物盗掘、贩运、出境等各个环节上加大打击力度,力求将文物的走私犯罪活动消灭在国门之内,将文物盗掘和走私活动对祖国历史文化遗产的危害减小到最低限度。

当前,在我国许多地方文物管理机构不健全,管理力量不足,技术手段落后,个别地方甚至处于瘫痪状态,而一些执法部门中存在的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以言代法,以罚代刑,无疑是对文物犯罪的纵容,是文物走私出境的重要原因。

针对文物走私活动十分猖獗的状况,前不久召开的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已把打击文物走私作为反走私专项斗争的主要内容。公安部和国家文物局张文彬局长已就此发表谈话,要求各地方政府积极采取有力措施,加大打击力度。我国政府还加强了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刑警组织、世界海关组织等国际组织的合作,这对于遏制文物走私犯罪活动将起到积极作用。

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当中国的经济列车以令世界瞠目的高速度运行时,在我们的周围,每时每刻都有可能发生着贪婪和愚昧相结合的对祖国文化遗产的破坏。对当前中国的文物所遭受的破坏,一位美国哈佛大学的华裔教授说:“对于珍视人类历史的人来说,这种行为是个悲剧!”另一位日本某大学的教授也惊呼:“中国几百年、几千年来保留下来的重点文物,将在几十年间遭到破坏,人类的宝贵财富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葬送,我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苦口良言!

珍贵的历史文物是一个民族进程的化石,是沧桑岁月遗赠后人的文明精粹,正是通过它们,我们才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华夏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上举足轻重。在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保护优秀民族文化遗产,是文物工作者长期、艰巨、复杂的任务。

打击文物犯罪不可能一蹴而就,保护文物,任重道远!

988q020201.JPG

5月7日晚,索回文物抵达中国历史博物馆

信息来源:王莉 王征
没有了

往期刊物

0    102    0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文博在线立场。

还可以输入
还没有人评论

Copyright © 2016 Wenbozaixia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4360号-4